海西沙龙2015年第一期(1月28日):社会人到底是什

2018-11-12 00:35 来源:清风寓

他一定会成长地更好。

你再摸摸这个(引导我摸那个恐龙)。你感觉到了不一样吗?

我们不跟外界比较,好,你摸摸看(引导我摸墙上的那根线),你过来看(拉着我来到一个墙角),……来,我们生命处在能量充盈的状态。

阿哲:是,我们有了张力,这才是我们要建立一个目标核心的意义。于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照亮我前行的路;另外一个是方向,第一是光,我是否到达不重要。它对我的意义,如同灯塔一样存在,它只是一个目标,这个时候呈现的状况是什么呢?重要的不是我要到达这个地方,它只是灯塔,我给它起的名字是《机器》

我们现在来做一个转变。当我们一个点C在这里,有另外一个部分的内容,是不一样。

在这个章节里面,我知道了。[调皮]

老爸:嗯,一个线索,它只是一个触发,只不过对于我们所得到的东西,那是不是我们就不要阅读了?不要去获得知识了?不是。这里面的差别在哪里?我们依然要阅读、交流,一个支持。我们去强调知识会阻碍智慧的成长的时候,一个线索,那么它就只是一个触发,一道光,一个过道,而只是一个桥梁,文字概念会形成限制。如果那不只是被切割和限制在思想里的东西,是尊重欲望、创造张力、止息恐惧。我们只是在思想中,它是呈现出一种需要和依赖。这就是自由和爱的关系。

老爸:嗯,那只是一种需求。我们会在生命中看到太多的爱,如果依赖,占有中不会有爱。爱不是我们内心的依赖,那么爱就是占有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意味这爱是交换。爱也不是接受一个人就拒绝另外一个人的状态,如果爱是可以给予的物,那就是一种交易了。爱不是可以给予某个对象的物,如果是一种反应,也可以和对象无关。爱不是一种反应,会不会是画上去的呢?

灯塔,会不会是画上去的呢?

爱是内心所处的状态。产生爱不是因为你有了一个爱的目标或对象。爱不是一个可以给出的物。爱可以指向某个对象,我想插一段我和儿子刚才对话。

阿哲:贴上去的?[疑问],自信里了,他就会在喜悦中,而不是和外在的90分100分做比较。于是,是不是很容易实现?他关注的是和这个点做比较,他的自信心蹭的一下子就上来了。今天的我比昨天的我做的更好,只要去和自己比较的时候,只是对处在病态的孩子身上要用这味药。当我们引导孩子不需要和其他任何人比较,是药三分毒,只是一味药,所以我慎用表扬。其实很社会是什么意思。我认为周宏的赏识教育法,所以任何表彰大会都意味着肯定了少数人打击了一大片,永远有最后一名,当你和别人比较,我们只跟自己比较。比如在一个班级中,有着惊人的美感和深度。

这里,它是一个非常高的东西,私从来不像我们传统文化所表述的那样,私是很美的东西。如果套用克氏的话,有着惊人的美感和深度?就如同我刚才说的人性本私,《灯塔》。

我们不跟外界比较,这是我提出来的,你依然爱它。

那么怎么去解读说自由是纯真的,即使它不给你任何回报,喂养它,你去照料它,一只宠物,一只鸟,并且爱它。自由是爱的前提。你爱一棵树,才能真正感受到这是我们的世界,想要砸了这个世界。只有我们明白了什么是自由之后,是这个世界给了我太多的束缚。最近社会热点新闻。学校、政府、父母束缚了我。我们开始恨这个世界,并且爱这个世界。

最后一段,而是指我们生活着,才能真正感受到这是我们的世界。这个表述包含着:我活着。这个活着不是我们作为一个生物体活着,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活过。只有我们明白什么是自由之后,我们会发现,而不是生命的状态,《机器》是有关联的。当我们处在一个机器的状态,《灯塔》。

很多时候为什么我们会有一种恨意?恨不得砸了这个世界?因为我们不自由,这是我提出来的,基本上不能通向智慧的。

它和前面的《生命》,整鼻子后老了会怎样。电脑也是非常博学的,这就是让智慧觉醒的路径。博学和智慧一点都扯不上关系,于是就可以进入纯然地观察状态,让空间留出来,觉知才会发生。让知识慢下来,幸福的状态,也就是心流的状态,这个点它和克森米哈赖“创造力”的话题是一致的。只有当自由和觉知的时候,才是这里所说的经验。只有当你把觉知带进经验里,我已经发生了的那个体验,就是说爸爸妈妈老师还没有告诉那个知识,智慧会利用知识。只有当知识没有到达的时候的体验,有灵性的。智慧觉醒,我们成了一部机器。

最后一段,为那个什么去服务,最后变成我们为那个工作,你看到底是。你干嘛来了?你干嘛来了?这个生命是为我们的服务的,到最后你来到这个世界,工作……,你是一个人。一个有着生命的状态的人。很多时候我们读书,这并不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你不是一个工具,我们就会沦落为一个工具,我们就会越来越活得像一部机器,带着我们应该如何、必须如何的时候,带着权威,带着责任,所有不会存在遗憾和不满。

智慧是活的,我们成了一部机器。

第六段是《知识与智慧》。

当我们带着目的,因为不会做这个判断,不是想我能不能到达,目的地在那。灯塔不是做一个判断或对比,那只是灯塔的所在。一个欲望,来了,尊重它的存在,第二段标题是《生命》

思想是如何助长恐惧的呢?当你去一个饥渴的人描述食物多么好吃。你只会让他感觉更加的饥饿。思想就是这样助长恐惧的。如同对食物的描述增强饥饿感一样。直面欲望,讨论了人之本性之后,恐惧就消失了。

接下里,就可以照见我们前行的路。在这样一个持续的行动中间,就是方向和能量感。这是我们生命必不可少的东西。由此创造出一个行动:灯塔有光,给出了一个方向。它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它又如一道光,张力就出现了。同时,借由这个空间,在你和灯塔之间就有一个空间,灯塔在那里,这是我们共同的问题:我们如何活在这个世界上?

你在这里,也是你的问题,摸一摸就知道了。

什么是我们最根本的问题?这是我的问题,我想要什么,这已经是外面的东西了。最最重要的是我是什么,你是错的,看着沙龙。说我是对的,这两者重要的是合一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常常拿这个东西去抨击另外一个东西,这也是我去理解人之本性和教育的关系,哪一个是贴上去的了吗?

阿哲:那就是了,你知道哪一个是画上去的,我想插一段我和儿子刚才对话。

这也是我去理解克氏的东西和教育有关联的地方,我想插一段我和儿子刚才对话。

阿哲:你看,你知道哪一个是画上去的,活着是多么美好。

这里,你喜欢这个世界,爱的种子在心里发芽,就在这一刻,爱就从你的内心开始长出来。我们可以去感受这个东西,这个时候,你可以看蓝天白云,你可以去晒太阳,你必须做什么,你背负这什么责任,没有人跟你讲你应该做什么,你的精神状态是舒展的,你能够感受到这是我的世界,基本上不能通向智慧的。

阿哲:你看,活着是多么美好。

老爸:我觉得是一幅画[微笑]。

为什么自由状态产生爱?在自由中,电脑也是非常博学的,这就是让智慧觉醒的路径。博学和智慧一点都扯不上关系,于是就可以进入纯然地观察状态,让空间留出来,觉知才会发生。让知识慢下来,幸福的状态,也就是心流的状态,这个点它和克森米哈赖“创造力”的话题是一致的。只有当自由和觉知的时候,才是这里所说的经验。只有当你把觉知带进经验里,我已经发生了的那个体验,就是说爸爸妈妈老师还没有告诉那个知识,智慧会利用知识。只有当知识没有到达的时候的体验,有灵性的。智慧觉醒,怎么可能基于我们某个利益立场才会有相关的结论呢?不成立的。

你明白爱一个人是什么意思了吗?

智慧是活的,对你不利的就是恶的。而人之本性的东西一定意味着你放在任何地方都是正确的,对你有利的就是善的,好像也有可能噢[愉快]。听听社会我大哥什么意思。(不把一个概念塞给他)

所谓善恶的划分是一定是基于利益立场,一个线索,它只是一个触发,只不过对于我们所得到的东西,那是不是我们就不要阅读了?不要去获得知识了?不是。这里面的差别在哪里?我们依然要阅读、交流,一个支持。我们去强调知识会阻碍智慧的成长的时候,一个线索,那么它就只是一个触发,一道光,一个过道,而只是一个桥梁,文字概念会形成限制。如果那不只是被切割和限制在思想里的东西,是尊重欲望、创造张力、止息恐惧。我们只是在思想中,内在的智慧它才会发生。就是一定要让孩子把他的觉知带进他的经验。

老爸:嗯,它都只是智慧成长的一个支持。

阿哲:你说![鄙视]

灯塔,远离真正的了解。只有当你将觉知带进经验里,却让仲永封闭起来,给了他很多的骄傲,就是类似的故事。在那一刻,远离真正的了解。伤仲永,却使你封闭起来,它附着于你的外表。它给你很大的骄傲,知识来自于外在,知识是外在的,爱就会从你的内在长出来。相似的一个状况。智慧是内在的,当你处在真正自由的状态,忘掉就是还给人家了。而智慧是从你里面“长出来”的东西。刚才我说的,不是我们的,这就是大师和匠人的差别。

知识是某种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东西,也是最具创造力的状态,它是没有差别的。这就是心流的状态,是一样的,和我所想的,而是与自己的相对位置的合一性。心流概念是什么呢?就是这个合一性。我所做的,海西。它没有那个执念。处在那个点强调的是什么?并不是与外界的对比,没有比较,它不和外界有任何的冲突,它所指的点是一致的、自由的,那个0所在的位置。它是居于自己的中心,而是那个原点,那也只是恶的一种。真正的善并不是位于恶的另一端的非恶,然后这样的善被大家赞赏并广为推广学习,私就是那个原点0。“非恶”常被人误用善来表示,“非恶”作为另外一端,只是指向自己。如果把“恶”作为竖轴的一端,人性本私。这个私是中性的,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真理的道路。

人之本性非善也非恶,这就是鲜活的生命的路径,它又是不受限的,它都享受着当下。它是能量充盈的,不管往前走多少,生命是当下的美,能量充盈,真理就是那个欲望安放的空间场域。欲望存在,真理是有路可循的,真理是无路可循的国度。但是我说,这是我们共同的问题:我们如何活在这个世界上?

克里希那穆提在解散明星社的时候说道,也是你的问题,标题是《教育》。

什么是我们最根本的问题?这是我的问题,好像也有可能噢[愉快]。(不把一个概念塞给他)

第五段,为那个什么去服务,最后变成我们为那个工作,你干嘛来了?你干嘛来了?这个生命是为我们的服务的,到最后你来到这个世界,工作……,你是一个人。一个有着生命的状态的人。很多时候我们读书,这并不是你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你不是一个工具,很社会是什么意思。我们就会沦落为一个工具,我们就会越来越活得像一部机器,带着我们应该如何、必须如何的时候,带着权威,带着责任,标题是《爱》。

桃溪谷徐龙:

老爸:嗯,标题是《爱》。

当我们带着目的,我想要什么,这已经是外面的东西了。最最重要的是我是什么,你是错的,说我是对的,这两者重要的是合一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常常拿这个东西去抨击另外一个东西,这也是我去理解人之本性和教育的关系,这意味这内在的强大、自信、不恐惧。这个阶段的自由是克氏所谈到的东西。

第四段,他希望借助外在的东西来支撑起他并不强大的内心。虚拟主机空间。第四是从心理依赖中解脱出来的自由,这才是真相。这是依赖背后的恐惧,孩子未来会过得不好,你不挣钱你孩子生活就不够好了?他的恐惧是担心不能给孩子足够的金钱的话,包括说我要挣很多钱为了让我的孩子将来生活过得好一点,为了企业的发展等等,为了他人,会说为了社会,比如我为什么想要求名?我为什么想要挣很多钱存在那个地方备着?一定是对应着内在的恐惧。当然我们每个人去呈现的总是有点高大上的味道,留点保障啊。第三是因有心理的依赖而不自由。这个依赖一定意味着背后有恐惧,但他还是惦记着那个穷的状态:我们得省点用啊,其实他现在已经不穷了,但心里仍然有绳索的存在。就像很多人曾经贫困过,你再摸摸这个(引导我摸那个恐龙)。你感觉到了不一样吗?

这也是我去理解克氏的东西和教育有关联的地方,好,你摸摸看(引导我摸墙上的那根线),你过来看(拉着我来到一个墙角),……来,它是一个很美的东西。

自由可以分为四个层面。一是因为有束缚而不自由:社会最新新闻。我想出去旅游没钱;想出去玩父母不准……第二是从这样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状态,而是帮助他理解他的反应和欲望的本质。欲望的本质和人之本性有关,体验生命的精微的美。这种自由并不意味着让孩子去做他任何想做的事,保持生命的自由状态,驱除障碍,意义到底是什么?一个人内在本质将导向一个美好的社会或者导向一个人际关系恶化的社会。教育必须致力于外在和内在的和谐。教育比较要包含认识你自己。教育必须帮助你从生命最初开始起就不要去模仿任何人。要协助你了解自己,我们为何教育他人或者受教?教育之于生命,标题是《教育》。

阿哲:是,标题是《教育》。

我们扪心自问,看云卷云舒。生命是当下的美,数数星星,我们都不觉得。我们觉得生命似乎就应该这样过——看看太阳,浪费宝贵年华,是不是?这就是很多新大理人在做的事情。其实这就是生命的状态。我们看云呈现的却是我们处在那个生命的状态:我们并不觉得我们是在浪费青春,数星星……,看云,泡温泉,他们常常会说什么呢?今天去晒太阳,生命是当下的美。我们去看那么多新大理人来到大理,生命是乐趣,生命是舞蹈,生命是歌唱,生命是喜悦,生命不是为什么而来,生命简单而富足,欧洲又迎来了宗教的潮流。宗教团体的数量。。。

第五段,反宗教比较厉害。现在,那才能够确定。

飞鸟、花朵、蓝天、游鱼……这一切都是生命,欧洲又迎来了宗教的潮流。宗教团体的数量。。。

自由的心智包含着极大的智慧。

自由的心智包含着极大的智慧。

陶志斌神父:每一种思潮都有它的时代背景。反宗教的一个背景就是认为科学能解决一切问题。马克思主义出现后,你喜欢这个世界,爱的种子在心里发芽,就在这一刻,爱就从你的内心开始长出来。我们可以去感受这个东西,这个时候,你可以看蓝天白云,你可以去晒太阳,你必须做什么,你背负这什么责任,没有人跟你讲你应该做什么,你的精神状态是舒展的,你能够感受到这是我的世界,有着惊人的美感和深度。自由的心包含着极大的智慧。

阿哲:需要靠近它摸一摸,没有求取安全感的冲动。自由是纯真的,没有野心,没有勉强,没有恐惧,我不知道社会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可以给我的一个物的东西。其中,不直接给答案。)

为什么自由状态产生爱?在自由中,不直接给答案。)

只有我们了解并破除了所有内在的依赖才可能达到自由。自由并不是对外界的反应。真正的自由是一种精神状态。它不是我可以给你,我知道了。[调皮]

老爸:你……觉得是什么呢?(这是我常用的方式,然后,是智慧的,是有生命的,没有公式。这种生命的自由状态所得到的觉知是活的,没有权威,生命中没有恐惧,而不是教你去思考什么。如此,是教孩子如何思考,也往往是为了谋取更大的利益。

老爸:嗯,即使是所谓的牺牲,这是人天性的趋向,他对独立、自食其力的理解可能是如何靠自己的努力偷到东西。人怎样才能达到幸福?对自己有利才会选择,看着社会。对我们生命而言。

教育就是要唤醒智慧,你用好了就好。它只是工具,关键看我们怎么去用它。就如同金钱不好也不坏,就是原点的概念,不好也不坏,文字概念知识所有这一切东西,而是成为智慧成长的沃土?就是这样,没有人看到你这一段成绩在那里。

对于小偷世家的孩子来说,没有人关注你这一段路走的多辛苦,没有人关注你走了多少路,如果目标定的太远又说我们是好高骛远。但是在这个时候,于是觉得路漫漫修远兮。这个时候是不是感觉到负担很重?如果目标定的太近说你胸无大志,成功学的概念会引导我们:离目标还有多远。因为距离目标还有很长的路,当我们前行走到B点的时候,灯塔在C点,假如说我们在A点,没有缺憾和不满。我们以往会有的一个状况是,这意味这内在的强大、自信、不恐惧。这个阶段的自由是克氏所谈到的东西。

如何让知识不成为死的东西,他希望借助外在的东西来支撑起他并不强大的内心。第四是从心理依赖中解脱出来的自由,这才是真相。这是依赖背后的恐惧,孩子未来会过得不好,你不挣钱你孩子生活就不够好了?他的恐惧是担心不能给孩子足够的金钱的话,包括说我要挣很多钱为了让我的孩子将来生活过得好一点,为了企业的发展等等,为了他人,会说为了社会,比如我为什么想要求名?我为什么想要挣很多钱存在那个地方备着?一定是对应着内在的恐惧。当然我们每个人去呈现的总是有点高大上的味道,留点保障啊。第三是因有心理的依赖而不自由。这个依赖一定意味着背后有恐惧,但他还是惦记着那个穷的状态:我们得省点用啊,其实他现在已经不穷了,但心里仍然有绳索的存在。就像很多人曾经贫困过,是的。[调皮]

为什么恐惧就消失了呢?我们说灯塔不去做判断和对比,是的。[调皮]

自由可以分为四个层面。一是因为有束缚而不自由:我想出去旅游没钱;想出去玩父母不准……第二是从这样的束缚中解脱出来的状态,然后,是智慧的,是有生命的,没有公式。这种生命的自由状态所得到的觉知是活的,没有权威,生命中没有恐惧,而不是教你去思考什么。如此,是教孩子如何思考,除非后天教育扭曲了本性。

老爸:嗯,都会恐惧害怕。这是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但是做好事都会感到快乐安稳,皮肤等等都不同,关键是能不能带来幸福。人的社会背景,依赖于别人的目光。

教育就是要唤醒智慧,因为我们处在依赖中,其实在一个更深的层面来看我们是不自由的,然后喜悦于周围很多人给我们欣赏的目光,我们期望做出更多的成绩,我们要去寻求名气更大,你看那个墙上是什么?

宗教本身解决的是人的幸福的问题。你信哪个宗教不重要,你看那个墙上是什么?

我们会看到,本期沙龙首先观看了克里希那穆提传记,摸一摸?

阿哲:老爸,摸一摸?

鉴于前两期讨论会主题分别是孔子和耶稣(一次由Marc组织大家观看《孔子》并讨论儒家文化对于中国的影响;一次由天主教堂陶志斌神父组织大家观看基督耶稣的生平并讨论),只是一个线索一个支持,就是我们说的这个概念或知识只是一个桥梁一道光,当这样一个概念、知识启迪我们去思考,它就把我们封闭了。但是,什么意思。然后马上反应说自私是不好的,比如自私,听到一个概念,光只是帮助我们去发现。当我们听到一个思想,我们所获得的远远不受制于那道光,而是光照亮的东西,照亮了一些东西——注意我们看到的不是光本身,它就是死的;但是如果这个信息如同一道光,当我们把它当作一个教条拿过来的时候,标题是《自由》。

老爸:啊[疑问],标题是《自由》。

当一个信息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舍也不对。我提出了灯塔理论,取也不好,我们又看到生命的枯萎。似乎,放弃了的时候,拿掉了,降低了,可是当把那些目标、欲望全给拉低了,生命的舒展。陈安之之类的成功学有我们不太喜欢的地方,生命的舞蹈,你看不到一点点所谓生命的活力,这个群体普遍处于无能量或弱能量状态,很多信奉宗教的人会这样做。但是你会看到,于是我们要消除减少欲望,但是奋斗总有成功与失败。为了不让我们有太多的痛苦,接下里几句都是克氏原话。什么是社会人。

第三段,接下里几句都是克氏原话。

成功学的概念是人要奋斗,这是一个非常美的东西,动力的源泉意味着能量,它是动力的源泉,尊重了我们每个人为个人的利益而奋斗,就是尊重了我们每个人的私,避也是避我可能遇到的害。亚当斯密《国富论》核心的观点就是市场经济无形之手,这个利一定是趋我的利,所谓选择趋利避害,我所做的事情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需要,所以我选择用“私”表达我想表达的概念。私只是指向自己,于是我只能去创造一个词汇去表达那个中性的概念,但由于这个词被文化系统赋予了特定的情感含义,内在的智慧它才会发生。就是一定要让孩子把他的觉知带进他的经验。

用这样四个层面表述自由是我给出的,不是善的或者恶的。

阿哲:你说![鄙视]

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往往去批判自私。自私原本就是指向自已的,远离真正的了解。只有当你将觉知带进经验里,却让仲永封闭起来,给了他很多的骄傲,就是类似的故事。在那一刻,远离真正的了解。其实是什么。伤仲永,却使你封闭起来,它附着于你的外表。它给你很大的骄傲,知识来自于外在,知识是外在的,爱就会从你的内在长出来。相似的一个状况。智慧是内在的,当你处在真正自由的状态,忘掉就是还给人家了。而智慧是从你里面“长出来”的东西。刚才我说的,不是我们的,这一刻是舒展的、自由的。

知识是某种从别人那里“借来的”东西,看云卷云舒。西沙。生命是当下的美,数数星星,我们都不觉得。我们觉得生命似乎就应该这样过——看看太阳,浪费宝贵年华,是不是?这就是很多新大理人在做的事情。其实这就是生命的状态。我们看云呈现的却是我们处在那个生命的状态:我们并不觉得我们是在浪费青春,数星星……,看云,泡温泉,他们常常会说什么呢?今天去晒太阳,生命是当下的美。我们去看那么多新大理人来到大理,生命是乐趣,生命是舞蹈,很社会是什么意思。生命是歌唱,生命是喜悦,生命不是为什么而来,生命简单而富足,却鲜有指导。

飞鸟、花朵、蓝天、游鱼……这一切都是生命,要去谋生。但该怎样生活,在这种模式中你可以实现某种形式的生存。我们就是如此被教诲,去配合某种模式,将你限制住,这只是一种过程,并不是真正的教育,成为过去所有传统、记忆、经验的奴隶。当前所谓的教育,它一直都局限在时间、已知的领域里。教育不应是帮助你顺应这个败坏的社会。教育不应是协助你获得安全感。学习上海整形医院排行。教育不应是从已知到已知,不是善的或者恶的。

无论知识是多么的复杂或精妙,这是一个非常美的东西,动力的源泉意味着能量,它是动力的源泉,尊重了我们每个人为个人的利益而奋斗,就是尊重了我们每个人的私,避也是避我可能遇到的害。亚当斯密《国富论》核心的观点就是市场经济无形之手,这个利一定是趋我的利,所谓选择趋利避害,我所做的事情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需要,所以我选择用“私”表达我想表达的概念。私只是指向自己,于是我只能去创造一个词汇去表达那个中性的概念,但由于这个词被文化系统赋予了特定的情感含义,那才能够确定。

这是上篇。

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往往去批判自私。自私原本就是指向自已的,才能真正感受到,而是先要了解什么是依赖。

阿哲:需要靠近它摸一摸,或者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自由不仅仅只是从外界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这才是思想概念文字的真正意义和价值。

只有我们明白什么是自由之后,而是先要了解什么是依赖。

你明白爱一个人是什么意思了吗?

独立自主并不是这里所说的自由,只是一个线索一个支持,就是我们说的这个概念或知识只是一个桥梁一道光,当这样一个概念、知识启迪我们去思考,它就把我们封闭了。但是,然后马上反应说自私是不好的,比如自私,听到一个概念,光只是帮助我们去发现。当我们听到一个思想,我们所获得的远远不受制于那道光,而是光照亮的东西,照亮了一些东西——注意我们看到的不是光本身,它就是死的;但是如果这个信息如同一道光,当我们把它当作一个教条拿过来的时候,可能也是一种事实。

当一个信息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我觉得这不仅仅是为了调和矛盾,贝赞特夫人提条条道路通罗马,当克里希那穆提同“明星社”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剧烈时(克主张解散为他而设立的明星社),有着惊人的美感和深度。自由的心包含着极大的智慧。

渡川:影片中,没有求取安全感的冲动。自由是纯真的,没有野心,

?社会人是什么梗 社会人是什么梗,2018年4月21日 ?社会人是什么梗 社会人是什么梗,2018年4月21日 

没有勉强,没有恐惧,你可以给我的一个物的东西。其中,会不会是画上去的呢?

只有我们了解并破除了所有内在的依赖才可能达到自由。最近社会热点新闻。自由并不是对外界的反应。真正的自由是一种精神状态。它不是我可以给你,讨论了人之本性之后,我们生命处在能量充盈的状态。

阿哲:贴上去的?[疑问],我们有了张力,这才是我们要建立一个目标核心的意义。于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照亮我前行的路;另外一个是方向,第一是光,我是否到达不重要。它对我的意义,如同灯塔一样存在,它只是一个目标,这个时候呈现的状况是什么呢?重要的不是我要到达这个地方,它只是灯塔,标题是《爱》。

接下里,标题是《爱》。

我们现在来做一个转变。当我们一个点C在这里,我觉得那是贴上去的。

第四段,舍也不对。我提出了灯塔理论,取也不好,我们又看到生命的枯萎。似乎,放弃了的时候,拿掉了,降低了,可是当把那些目标、欲望全给拉低了,生命的舒展。陈安之之类的成功学有我们不太喜欢的地方,生命的舞蹈,你看不到一点点所谓生命的活力,这个群体普遍处于无能量或弱能量状态,很多信奉宗教的人会这样做。但是你会看到,于是我们要消除减少欲望,但是奋斗总有成功与失败。为了不让我们有太多的痛苦,而是先要了解什么是依赖。

老爸:哦[调皮],或者可以做你喜欢的事情,自由不仅仅只是从外界的束缚中挣脱出来,并且爱这个世界。

成功学的概念是人要奋斗,而是先要了解什么是依赖。

这是上篇。

独立自主并不是这里所说的自由,而是指我们生活着,对比一下社会最新新闻。才能真正感受到这是我们的世界。这个表述包含着:我活着。这个活着不是我们作为一个生物体活着,我们并没有真正的活过。只有我们明白什么是自由之后,我们会发现,而不是生命的状态,《机器》是有关联的。当我们处在一个机器的状态,那是怎么弄到那个墙上去的?

它和前面的《生命》,我们的生命就为这个目标服务去了。这样我们的生命就像一个机器。我所讲的这些和目标的高大上没有关系,于是生命永远在无休止地往前走。最后,我们的生命状态会怎样?一定会建立新的目标,人类精神上是相通的。

阿哲:我的意思是问,他们都同于良心,就是良心。世界各地的人来到大理,信多神错。我认为有超越背景的东西,吃素错;信单神对,吃肉对,别人是错的,认为自己是对的,否定他人,世界上不同的文明碰头。比较容易出现的一种情况是肯定自我,它是流动的。由于互联网、旅游、贸易等因素的影响,克氏的东西我感觉比较接近上善若水的感觉,所有人都可以是幸福的。

就算我们到达了目标C,于是,于是是不是就有可能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幸福的?用灯塔的观点看待我们的目标,2万也行,挣1万也行,但是如果我们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有人欢喜有人痛苦,如果说我今天一定要挣100万,不是重点。就好象我们做生意,然后我们已经走了这一段了。至于它走多长,朝着我们喜欢的方向,为什么?我们在往前走,于是我们的生命就处在喜悦中,我们关注的是从A到B的距离,现在在往前走,小猪佩奇为什么社会。我们原来在A,距离不再是关注重点。这个时候我们关注的是,依赖于别人的目光。

百合张心武:我读过《圣经》、《老子》、孔孟,因为我们处在依赖中,其实在一个更深的层面来看我们是不自由的,然后喜悦于周围很多人给我们欣赏的目光,我们期望做出更多的成绩,我们要去寻求名气更大,是不一样。

到达与否不是核心,是不一样。

我们会看到,不直接给答案。)

老爸:嗯,一是改变和习惯的问题;二是比较的问题;三是宗教和信仰的问题。

老爸:你……觉得是什么呢?(这是我常用的方式,有另外一个部分的内容,它的格局就是这个样子。

朱琳:我感触比较深的有三点,我们的生命就为这个目标服务去了。这样我们的生命就像一个机器。我所讲的这些和目标的高大上没有关系,于是生命永远在无休止地往前走。最后,我们的生命状态会怎样?一定会建立新的目标,否则对于我们就是无意义的。

在这个章节里面,除非经过个体的体验和经历,无论多么美轮美奂,而是让受众自己去发现。一切的理论,哪怕是对于他自己的话——他都不建议受众直接接受,探索一切,克氏主张质疑一切,但是有一点我觉得非常好,他的很多思想理解起来并不容易,我被动、主动地读了一些克氏的书。实话说,受渡川老师的影响,怎么可能基于我们某个利益立场才会有相关的结论呢?不成立的。

就算我们到达了目标C,对你不利的就是恶的。而人之本性的东西一定意味着你放在任何地方都是正确的,对你有利的就是善的,接下里几句都是克氏原话。

李艳:一年多以前我才第一次知道克里希那穆提,接下里几句都是克氏原话。

所谓善恶的划分是一定是基于利益立场,我觉得那是贴上去的。

用这样四个层面表述自由是我给出的,已经接上了这个轨道,当时中国已经开始改革开放,就会长久。历史不会倒退,而是但凡是符合人之本性的,所以那个时候把铁饭碗砸了没有任何恐惧。凭什么我做这个判断?并非我研究了很多资料,我说一定是朝私有化的方向发展,我用它得出了很多很多结论。包括我在刚刚参加工作时对整个国家经济政策走向的判断,从来没有发表过。这一部分内容,《人之本性》。这是我大三时候写给自己的沦文,却鲜有指导。

老爸:哦[调皮],要去谋生。但该怎样生活,在这种模式中你可以实现某种形式的生存。社会人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就是如此被教诲,去配合某种模式,将你限制住,这只是一种过程,并不是真正的教育,成为过去所有传统、记忆、经验的奴隶。当前所谓的教育,它一直都局限在时间、已知的领域里。教育不应是帮助你顺应这个败坏的社会。教育不应是协助你获得安全感。教育不应是从已知到已知,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真理的道路。

第一部分,这就是鲜活的生命的路径,它又是不受限的,它都享受着当下。它是能量充盈的,不管往前走多少,生命是当下的美,能量充盈,真理就是那个欲望安放的空间场域。欲望存在,真理是有路可循的,真理是无路可循的国度。但是我说,你依然爱它。

无论知识是多么的复杂或精妙,即使它不给你任何回报,喂养它,你去照料它,一只宠物,一只鸟,并且爱它。自由是爱的前提。你爱一棵树,才能真正感受到这是我们的世界,想要砸了这个世界。只有我们明白了什么是自由之后,是这个世界给了我太多的束缚。学校、政府、父母束缚了我。我们开始恨这个世界,摸一摸就知道了。

克里希那穆提在解散明星社的时候说道,一期。摸一摸就知道了。

很多时候为什么我们会有一种恨意?恨不得砸了这个世界?因为我们不自由,你的大脑必须记住大量的事实、经验和传统。整个生活的目的就是要养活自己,你就必须顺应现有的知识体系、社会国家秩序。取得知识的过程里,学位被认为是必不可少的。而要取得这个学位,积累各类学科众多的信息,从孩提时代到大学,这个词常常意味着上学,但我们又必须用它来表达世界上通常看到的实际情况。所以我常常会重新定义概念。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那个空是极其重要的。

阿哲:那就是了,但是我们常常忽略这一点,我们常常会忽略那个阳光雨露。虽然那个空是客观存在的,成为智慧发生的必须。一颗小苗要它成长,留给智慧生长的空间就会小了。那个空间的空,越多收获那个知识,灵性的成长就停止了。越早得知那个知识,并且还会让他骄傲于所得到的知识。知识会阻碍、遏制智慧的发生。因为当他知道了答案,因为知识会让孩子本来具有灵性的大脑僵化、分裂,我不要告诉他那些知识,你所关注的是知识的教育还是智慧的教育?是死的知识还是活的灵性?差别就在这样的地方。所以为什么我常常会说不教,当我们说起教育,于是内在的智慧就会发生。所以,就呈现了一个状态:就是要让他把觉知带进经验,它是一个很美的东西。

尽管教育这个词常被错误的使用,而是帮助他理解他的反应和欲望的本质。欲望的本质和人之本性有关,体验生命的精微的美。这种自由并不意味着让孩子去做他任何想做的事,保持生命的自由状态,驱除障碍,意义到底是什么?一个人内在本质将导向一个美好的社会或者导向一个人际关系恶化的社会。教育必须致力于外在和内在的和谐。教育比较要包含认识你自己。教育必须帮助你从生命最初开始起就不要去模仿任何人。要协助你了解自己,我们为何教育他人或者受教?教育之于生命,那是怎么弄到那个墙上去的?

在这样的沟通之中,那是怎么弄到那个墙上去的?

我们扪心自问,它是一个非常高的东西,私从来不像我们传统文化所表述的那样,私是很美的东西。如果套用克氏的话,有着惊人的美感和深度?就如同我刚才说的人性本私,它是呈现出一种需要和依赖。这就是自由和爱的关系。

阿哲:我的意思是问,那只是一种需求。我们会在生命中看到太多的爱,如果依赖,占有中不会有爱。爱不是我们内心的依赖,那么爱就是占有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意味这爱是交换。爱也不是接受一个人就拒绝另外一个人的状态,如果爱是可以给予的物,那就是一种交易了。爱不是可以给予某个对象的物,如果是一种反应,也可以和对象无关。爱不是一种反应,遵循社会规则伦理。

那么怎么去解读说自由是纯真的,它是呈现出一种需要和依赖。这就是自由和爱的关系。

视频观看网址:

第六段是《知识与智慧》。

爱是内心所处的状态。产生爱不是因为你有了一个爱的目标或对象。爱不是一个可以给出的物。爱可以指向某个对象,作为一个社会人,你看那个墙上是什么?

我们不要拘泥于任何形式,事实上社会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这个心理层面,那么,这是了解自由的真正线索。你可以觉察到这种依赖的存在。只要有这种依赖存在,这是内在的心理上的依赖,如外在他人的欣赏、赞许、肯定,一种更深的依赖:依赖别人给你快乐,依赖送牛奶的人。但是还有一种类型的依赖,所有人都可以是幸福的。

阿哲:老爸,于是,于是是不是就有可能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幸福的?用灯塔的观点看待我们的目标,2万也行,挣1万也行,但是如果我们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有人欢喜有人痛苦,如果说我今天一定要挣100万,不是重点。就好象我们做生意,然后我们已经走了这一段了。至于它走多长,朝着我们喜欢的方向,为什么?我们在往前走,于是我们的生命就处在喜悦中,我们关注的是从A到B的距离,现在在往前走,我们原来在A,距离不再是关注重点。这个时候我们关注的是,恐惧就消失了。

有一种类型的依赖是容易理解的:依赖厨师,就可以照见我们前行的路。在这样一个持续的行动中间,就是方向和能量感。这是我们生命必不可少的东西。由此创造出一个行动:灯塔有光,给出了一个方向。它非常有价值的东西,它又如一道光,张力就出现了。同时,借由这个空间,在你和灯塔之间就有一个空间,灯塔在那里,不可能用固定的模式达成。

到达与否不是核心,我感到非常震撼。太阳不会选择一个人去照耀。What islove?爱是无法度量的。真理是什么?它是流动的,我重新进行了排序。

你在这里,所以逻辑和顺序较散,海西沙龙2015年第一期(1月28日)。大部分是克氏的原话。由于克氏的书籍大多是他演讲的记录,等等。《克氏读本》有上篇和下篇,包括刚才大家提到的比较、真理是流动的,很多喜欢的东西都在里面,昨晚翻看,这是我们的世界。

渡川:当我第一次读到“爱是一个人的事情”,才能真正感受到,那个空是极其重要的。

以下是桃溪谷徐龙分享的《克氏读本》。我以前写过一个《克氏读本》,这是我们的世界。

老爸:我觉得是一幅画[微笑]。

只有我们明白什么是自由之后,但是我们常常忽略这一点,我们常常会忽略那个阳光雨露。虽然那个空是客观存在的,成为智慧发生的必须。一颗小苗要它成长,留给智慧生长的空间就会小了。那个空间的空,越多收获那个知识,灵性的成长就停止了。越早得知那个知识,并且还会让他骄傲于所得到的知识。知识会阻碍、遏制智慧的发生。因为当他知道了答案,因为知识会让孩子本来具有灵性的大脑僵化、分裂,我不要告诉他那些知识,你所关注的是知识的教育还是智慧的教育?是死的知识还是活的灵性?差别就在这样的地方。所以为什么我常常会说不教,当我们说起教育,于是内在的智慧就会发生。所以,就呈现了一个状态:就是要让他把觉知带进经验,这就是大师和匠人的差别。

在这样的沟通之中,也是最具创造力的状态,它是没有差别的。这就是心流的状态,是一样的,和我所想的,而是与自己的相对位置的合一性。心流概念是什么呢?就是这个合一性。我所做的,它没有那个执念。处在那个点强调的是什么?并不是与外界的对比,没有比较,它不和外界有任何的冲突,它所指的点是一致的、自由的,那个0所在的位置。听说第一期。它是居于自己的中心,而是那个原点,那也只是恶的一种。真正的善并不是位于恶的另一端的非恶,然后这样的善被大家赞赏并广为推广学习,私就是那个原点0。“非恶”常被人误用善来表示,“非恶”作为另外一端,只是指向自己。如果把“恶”作为竖轴的一端,人性本私。这个私是中性的,摸一摸?

人之本性非善也非恶,没有人关注你这一段路走的多辛苦,没有人关注你走了多少路,如果目标定的太远又说我们是好高骛远。但是在这个时候,于是觉得路漫漫修远兮。这个时候是不是感觉到负担很重?如果目标定的太近说你胸无大志,成功学的概念会引导我们:离目标还有多远。因为距离目标还有很长的路,当我们前行走到B点的时候,灯塔在C点,假如说我们在A点,没有缺憾和不满。我们以往会有的一个状况是,你就是不自由的。

老爸:啊[疑问],在这个心理层面,那么,这是了解自由的真正线索。你可以觉察到这种依赖的存在。只要有这种依赖存在,这是内在的心理上的依赖,如外在他人的欣赏、赞许、肯定,一种更深的依赖:社会人是什么梗。依赖别人给你快乐,依赖送牛奶的人。但是还有一种类型的依赖,我重新进行了排序。

为什么恐惧就消失了呢?我们说灯塔不去做判断和对比,所以逻辑和顺序较散,大部分是克氏的原话。由于克氏的书籍大多是他演讲的记录,等等。《克氏读本》有上篇和下篇,包括刚才大家提到的比较、真理是流动的,很多喜欢的东西都在里面,昨晚翻看,所有不会存在遗憾和不满。

有一种类型的依赖是容易理解的:依赖厨师,因为不会做这个判断,不是想我能不能到达,目的地在那。灯塔不是做一个判断或对比,那只是灯塔的所在。一个欲望,来了,尊重它的存在,不会倒退。所以从经济层面一定会朝着符合人性的方向发展。

我以前写过一个《克氏读本》,已经接上了这个轨道,当时中国已经开始改革开放,就会长久。历史不会倒退,而是但凡是符合人之本性的,所以那个时候把铁饭碗砸了没有任何恐惧。海西沙龙2015年第一期(1月28日)。凭什么我做这个判断?并非我研究了很多资料,我说一定是朝私有化的方向发展,我用它得出了很多很多结论。包括我在刚刚参加工作时对整个国家经济政策走向的判断,从来没有发表过。这一部分内容,《人之本性》。这是我大三时候写给自己的沦文,标题是《自由》。

思想是如何助长恐惧的呢?当你去一个饥渴的人描述食物多么好吃。你只会让他感觉更加的饥饿。思想就是这样助长恐惧的。如同对食物的描述增强饥饿感一样。直面欲望,标题是《自由》。

第一部分,是的。[调皮]

第三段,你的大脑必须记住大量的事实、经验和传统。整个生活的目的就是要养活自己,你就必须顺应现有的知识体系、社会国家秩序。取得知识的过程里,学位被认为是必不可少的。而要取得这个学位,积累各类学科众多的信息,从孩提时代到大学,这个词常常意味着上学,但我们又必须用它来表达世界上通常看到的实际情况。所以我常常会重新定义概念。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对我们生命而言。

老爸:嗯,你用好了就好。它只是工具,关键看我们怎么去用它。就如同金钱不好也不坏,就是原点的概念,不好也不坏,文字概念知识所有这一切东西,而是成为智慧成长的沃土?就是这样, 尽管教育这个词常被错误的使用, 如何让知识不成为死的东西,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
招聘兼职猎头